南昌记事:羊子巷

二维码
二维码加载中...

微信扫一扫到手机

随时看帖,分享到我的朋友圈

阅读数:13318  |  回复数:24
南昌老臣 (楼主)   发表于:03-23   本帖来自于:手机地宝网   [只看楼主]  
系统通知    03-25
奖励提现
小编评论:   本帖被小编设为怎么在探探上找鸡,在陌陌怎么找过夜的,怎么在本地约到女推荐,特此奉上0.8元现金奖励。此帖已符合人气赞帖要求,特此奉上1.8元现金奖励。此帖已由小编设为精华主题,特此奉上8元现金奖励。
[ 本帖被 李坏 设置为精华(2021-03-25)! ]
南昌记事:羊子巷

南昌人不知道羊子巷的极少。很多文化人写过羊子巷,记者在采写南昌美食时也不会略过羊子巷。羊子巷分东、西两段,东段的羊子巷其实不算是一条巷,它更像是一条街,分叉出很多条支巷。这些支巷依次是槐树巷、邓家巷、潲瓜池、徐西巷、康王庙、曹家巷、吴家厂、十八曹,它们分别南通孺子路或北通中山路。或者可以说,羊子巷东段就像是一条脊梁,主巷是脊柱,支巷如肋骨,它支撑着一代又一代羊子巷人勤劳朴实乐观向上的生活。

羊子巷东段到‘’荆波宛在"为止。我曾经很长一段时间以为"荆波宛在”四个字是“金不换栈”,还臆想那里有一家客栈,专门收留回头浪子。上世纪五十年代,从徐西巷到荆波宛在江公铁老宅,有吴家厂、十八曹、崇信里、鸭子塘等支巷和大场屋。这一片现在都不存在了,大部分成了财政厅和抚州南昌办事处的地盘。羊子巷西段从荆波宛在到以前的工艺美术厂工商联止,历史上的洪恩桥三道桥都跨越这里。

上星期老同学今年第一次聚会,16位平均年龄74岁的老同学,参会的有三位几代人居住在羊子巷东段,有三位自解放前就居住在羊子巷西段,还有三位居住在羊子巷东段的同学没有参会。那首俄罗斯民歌是怎么唱来着?
……
透过淡淡的薄雾,
小伙儿看得见,
在那姑娘的窗前,
还闪耀,着,灯光……
让我们这些老伙儿,透过岁月的薄雾,努力翻看我们童年的记忆。

您看过做豆腐么?

豆腐坊里热气腾腾,怕是有个四、五十度。进门靠左,被岁月踩踏得坚实无比的硬泥地上,一尊石磨虎踞龙盘。石磨连着推杆,是手推磨,直径两尺有余。磨口绑扎有纱布袋,纱布袋悬垂进大木桶,大木桶有四、五个,四、五个大木桶如待哺的大嘴围绕着石磨。门右手,房子深处是大灶大锅,灶里烧着柴,锅里沸腾着豆浆。灶边有两个大木桶,桶里装有薄薄的一层卤水。选豆、浸豆、磨浆、滤浆这一系列过程略过不说,现下正是煮浆时刻。一条精壮赤膊汉子在灶旁锅边用大勺搅动豆浆,时而撇去泡沫。汉子是个南昌人说的“卡头”,官话是说“瘌痢头”,已经治愈,但头发脱落,头顶留下大大小小闪亮的“卡头疤”。读过书的文化人仿照“豆腐西施”的称呼,称呼这汉子“豆腐卡头”。煮浆完毕,灶内熄火,锅内沸腾的豆浆静置片刻,似湖水波平浪尽后,汉子用小木桶舀起豆浆,倒入大木桶点卤,几分钟后,滚烫的豆浆便凝结成脂玉般的豆腐。

南昌人说的豆腐,就是北京人说的豆腐脑,上海人说的豆腐花。我的同学桐树就住在羊子巷豆腐坊的斜对面,一条叫做徐西巷的羊子巷支巷口。桐树从小就是乖孩子,他说他的小伙伴们常常在豆腐坊门口齐声高喊:卡头卡,一十八,刚才好,又在发!他一次都没有参与。他说豆腐卡头没有出门追打小伙们,长大后他突然醒悟,不是豆腐卡头没脾气,是豆腐卡头没有这种闲工夫。他做好豆腐,休息片刻,得赶时间挑起豆腐桶走街串巷卖豆腐去。豆腐卡头的叫卖声是“打豆腐哦~~”,前音高亢,尾音拖长,跌宕起伏,渐渐远去。住在羊子巷吴家厂支巷的同学大康说,羊子巷里整天各种叫卖声不断。有一次,卖甜酒酿的和补竹蓆子的前后脚进巷吆喝。卖甜酒酿的喊“酒酿子哟,好甜咯酒酿子哟”,补竹蓆子的接着喊“补簟(簟,音垫,竹蓆)‘’。南昌话“补簟”二音与“不甜”相似,一句“酒酿子哟”吆喝后面,立即紧跟一句“不甜”,反反复复,笑煞羊子巷里人。这也太巧了吧?

桐树家开茶馆,整日里贩夫走卒三教九流络绎不绝。老南昌几乎无人不知的笑话大师莜贵林,便是桐树家茶铺的常驻说书(南昌人称为说传)明星。筱贵林常常是先讲几个色色的玩笑,茶客哄堂大笑中,鼓一敲,惊堂木一拍,口里吟道:闲言少说,书归正传,上回说到那薛仁贵……,立刻,茶铺内鸦雀无声,众茶客洗耳恭听。听书的区域用竹竿横拦在厅堂立柱上,与其他区域隔开,需泡碗茶才能坐进去听。因座位有限,竹杆外围了二三层人。最外层茶客听到内里笑声时起,而自己听不清,常常急得搔首抓耳。也有喜静的茶客坐在偏僻处独自嘬饮,悠然处抬眼望,巷对面云蒸雾绕,云气中“豆腐卡头”煮浆点卤,好一副神仙风景!左邻右舍常在桐树家下棋,看棋不语的规矩在这儿是没有的,人声喧哗,几震屋瓦。徐西巷两人并肩宽,青石板铺地,两侧青瓦青砖高墙。春雨时分,倘若有女子手撑油纸伞袅袅婷婷走向徐西巷深处,与茶铺的喧嚣咫尺天涯,“撑着油纸伞,独自/独自,彷徨在悠长/悠长,又寂寥的雨巷……”。好似走进了戴望舒的世界。

您看过染坊的大缸和染布么?

我的同学自美家是开染坊的,染坊在羊子巷正巷和邓家巷支巷的交界处。染坊有五口染缸,高两米多,直径两米多,五座小山似的。染缸里盛有不同颜色的染料水。染缸旁放着一个绵石凿刻出的像元宝的物件,它叫做碾布石。布匹经过两次浸染、漂洗、晾干之后,用卷布軸卷紧,然后把碾布石架在卷布軸上,工人手扶木架,两脚踩在碾布石元宝状的两个尖上,上下交替,并用阴劲让碾布石在卷布轴上移动,经此,染过的布匹平整光滑有卖相。史料记载,我国的染布起始于西周,迄今有2800多年历史,这碾布石,或许是元宝造型的老祖宗。染布的全过程就不占用篇幅,需要一提的是,旧社会染坊都奉供梅葛二仙,称之为染业始祖。梅葛二仙是梅福和葛洪,都是炼丹成仙,而染坊认为,染锭(即染料)的制作与炼丹一模一样。梅福是寿春人,西汉末年任过南昌尉,后来辞官,在梅岭洪崖丹井炼丹,是南昌梅氏家族始祖。先秦及秦汉时期,寿春便是古豫章。也许,正是梅福来到南昌,才把豫章称谓带给了南昌。

染坊一般不染小件衣服,染的大多数是整匹整匹的白布,漂洗布匹需要大量的水。我的同学自美家漂洗布匹是在离家不远的壕沟,壕沟就是以前的护城河,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壕沟被填平成了交通厅的地盘。壕沟旁是大片的荒地,据说以前是练兵场。1959年为庆祝建国十周年,南昌全民齐力,各工厂,机关,居委会派去的义务劳动者,日夜奋战,把荒地变成了如今的八一广场。当初的广场铺的是煤渣,1963年我初二的时候练骑脚踏车(自行车),狠摔了一跤,煤渣刺进膝盖,如今伤疤犹存。文革时期,连同万岁馆(展览馆)和主席台的建设,广场改造成纪念塔、水泥地、四周灯柱加四块大草坪,成为了南昌市民津津乐道久久难忘的夏日纳凉好去处。

染坊在羊子巷正巷和邓家巷支巷口,从染坊再往东,羊子巷分叉,一条算正巷末端,通往南昌七门的顺化门。这条巷建万岁馆时被堵死。顺化门城楼在民国时期就荡然无存,但顺化门连着的一段城墙根部解放初还在,残垣上面建了一家旅馆,好像是附属于旁边的吉安会馆。以后这一片全部清除,建了服务大楼。服务大楼一楼有家餐厅和一家照相馆。有很长一段时间,服务大楼肉包子和铁路年糕、豆干社豆干一起,成为了南昌市民心目中价廉物美的信得过产品。老头家住都司前都闻名专程前去买过肉包子。照相馆更不用说,想必阅读本文的朋友有不少存有“服务大楼照相馆”底款的照片。

羊子巷东头末端分叉的另一条巷叫做槐树巷,算是支巷,通往孺子路。槐树巷里有一棵老槐树,年代久远,树根部已经朽出了一个大洞。这个大洞是羊子巷孩子们的乐园,他们从大洞钻进,猴儿似的顺着中空的树干爬上树桠,奋勇跳下,或是喊着“缴枪不杀”追逐玩耍。被这么折腾的老槐树每年都会绽出新芽,夏日里撑开一片绿荫。几步外一间破旧的小土地庙前,一支孤香烟雾飘渺。你会突然恍惚,感觉这里就是农田,耳畔似传来祖先祈祷丰收的呢喃……

羊子巷东头末端这分叉的两条巷像是山羊的两顶犄角,又像是一条脊柱在髋部分开。老辈人说,乾隆年间的南昌府志里记录了羊子巷,但名字是“羊叉巷”。北人吃羊很有讲究,他们将整羊分成各个部位,每个部位的肉质、骨质不同,有不同的烹饪方法,如同汉人对整猪一样。羊的腰椎末端骶髋部,向骨盆有两道分叉,这部分叫做羊叉骨,又叫大羊叉。也许,乾隆年间撰写南昌府志并画出南昌地图的官员是北方人,他站在顺化门上看羊子巷,感觉羊子巷东段末端像极了羊叉骨,眼光西移,羊子巷主巷就像是脊柱,一条条支巷就像肋骨,于是给当年无名的羊子巷定名羊叉巷。老头深信这种说法。不在其行,不谋其事,有待专家查考证实。

羊子巷西段既靠近东湖又靠近西湖。我的同学舜华就住在洪恩桥。那一片区域几个桥名很有意思。桥是什么?在没有立交桥的年代,桥,是架设在水面上便利通过水域的建筑。高桥、洪恩桥、算子桥、三道桥,都告诉我们,它们所在的地方曾经是水域。当年的(大约是明朝嘉靖年间)洪恩桥,一桥飞架,从孺子亭到百花洲,跨过偌大水面,何等雄姿。南昌学者宗九奇在杏花楼的介绍里说,咱们南昌的东南西北内四湖曾经是一片湖,湖面广大浩淼,叫做大东湖。如同鄱阳湖在岁月前不断缩小一样,大东湖也是逐朝逐代缩小,到清朝,大东湖变成了內四湖加墩子塘鸭子塘两个水塘。到清末民初,鸭子塘已经是一大片菜地和几间小屋。

我们小时候经常去鸭子塘抓知了和捉金金虫,因为我的同学根水和明清都住在鸭子塘。南昌人叫知了为“借(南昌话读jia音)闹子”,因为它的叫声“jia~jia~”无休无止十分闹人。当年的鸭子塘靠孺子路边上是一条水沟,莱地沟边有好几颗柳树,夏天知了在树上日夜“jia~jia~”叫。1957年,南昌开始铺柏油马路。那时候的柏油可能质量不好,夏天里会融化,烫脚而且黏鞋。我们用竹竿头钻进柏油路最黏脚处,竹竿头就会带出一小团粘稠的柏油。用这竹竿黏jia闹子,一黏一个准。那时候怎会有这么好的眼力?!柳树上还有“金金虫”(学名叫做金甲虫吧?),有暗红甲壳的,我们叫它关公,有翠绿甲壳的,我们叫它刘备。黒壳的是张飞。三国里刘备不会打,大家都不喜欢他,刘备不值钱,一只关公可以换到两只刘备。捉到后虫脖子处系上棉线,提在手上催动虫子飞,其乐无极。金金虫要找那种掰下树叶会流出白浆的树,用白浆喂养。特别是关公,小心呵护,如果死了会很伤心。可惜好景不长,大约在1958年,棚屋拆了,柳树锯了,莱地平了,鸭子塘盖了4栋二层楼的“洋房子”,一栋住着三十户左右人家。这些房子到1990年前后又拆掉盖了抚州驻昌办事处。

再啰嗦几句荆波宛在吧。荆,指的是荆楚,很可能是有一位湖北或洞庭湖周边的文化人来南昌,居住在或者建房在当年浩瀚的大东湖西边,思乡中感觉这湖水与家乡的湖水一样,于是写下“荆波宛在”四字匾额挂在自家大门上,寄托乡愁。后来,羊子巷西头都成了陆地,水没有了,但荆波宛在匾额和房子留下了,变成了地名。我的农场农友小兵说,他童年时看到过,在江公铁老宅的斜对面,也有一栋深宅大院,门楣上便挂着“荆波宛在”四字匾额。

根水同学参军后怀念羊子巷,曾写过一首诗“童年的小巷”,情真意切,在同学中传扬。读他的诗,又想起童年的小伙伴们,在鸭子塘菜地边玩耍。我们最喜欢看蚂蚁。用苍蝇拍打死一只苍蝇,然后捏着死苍蝇的翅膀,细心地把死苍蝇放到蚂蚁经过的路上。一只小蚂蚁过来了,用触角碰碰死苍蝇,再碰碰,确定是美味,小蚂蚁兴奋地在死苍蝇四周转圈子,然后急匆匆地往回走。不久,一队蚂蚁过来了,每只蚂蚁都会用触角碰碰,再碰碰,再互相碰碰。蚂蚁会议开完了,于是四面八方围住死苍蝇,拖的拖,抬的抬,往家里搬呀。这时,小伙伴们跳着脚,拍着手,齐声念:
蚂蚁子蚂蚁子拖拖,
大大细细都来拖拖,
先来咯先来,
后来咯后来,
骑马坐轿子来!
一直跟着蚂蚁,一直拍着手,一直念着儿歌,目送蚂蚁拖着,抬着,挪着死苍蝇进了蚂蚁洞。咯咯笑着,一哄而散……。噢,无瑕的童年的羊子巷,闪光的记忆片段!
14 24

14人点赞

热门回复
方言是文化 发表于:03-23  
我细时间就住荆波宛在,荆波宛在是仿佛关爷爷还在人间的意思,为了纪念关帝
  1
最新回复
[ 推荐为 精彩回帖 2021-03-23 17:06 ]
我细时间就住荆波宛在,荆波宛在是仿佛关爷爷还在人间的意思,为了纪念关帝
  1
qq437 发表于:03-23   本条回复来自于:手机地宝网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我细时间就住荆波宛在,荆波宛在是仿佛关爷爷还在人间的意思,为了纪念关帝
荆波宛在

本朝佟国相巡抚甘肃,按站行至伏羌县,梦神呼云:“速走!速走!”佟不以为意。次晚,梦如初,且云:“欲报我恩,但记『荆波宛在』可耳。”佟惊起。亟走三日,而伏羌县沉为湖,卒不解救者为何神。后出巡至建昌野渡,有关公庙上书“荆波宛在”四字,佟入拜谒,大为修葺,今焕然犹存。

——《子不语》 袁枚
  0
汐汐家 发表于:03-23   本条回复来自于:地宝网app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小时候数蚂蚁都觉得好玩,现在全被手机取代了所有的乐趣
  0
叶建群1 发表于:03-23   本条回复来自于:地宝网app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乱糟糟的
  0
tb_2922872 发表于:03-23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可以啊
  0
卖火柴的老男孩 发表于:03-23   本条回复来自于:小程序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好久不见。
  0
卖火柴的老男孩 发表于:03-23   本条回复来自于:小程序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好久不见。
  0
南昌老臣 (楼主)   发表于:03-23   本条回复来自于:手机地宝网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我细时间就住荆波宛在,荆波宛在是仿佛关爷爷还在人间的意思,为了纪念关帝
荆波宛在 本朝佟国相巡抚甘肃,按站行至伏羌县,梦神呼云:“速走!速走!”佟不以为意。次晚,梦如初,且云:“欲报我恩,但记『荆波宛在』可耳。”佟惊起。亟走三日,而 .. 查看完整回帖>>
多谢指教!南昌民俗专家黎传绪也是如您这样说。
  0
南昌老臣 (楼主)   发表于:03-23   本条回复来自于:手机地宝网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是的,很长时间没有在南昌。
  0
浮生花 发表于:03-23   本条回复来自于:地宝网app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我就知道羊子巷好多好吃的,以前同事带我去吃过那边的夜宵。
  0
南昌老臣 (楼主)   发表于:03-23   本条回复来自于:手机地宝网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我细时间就住荆波宛在,荆波宛在是仿佛关爷爷还在人间的意思,为了纪念关帝
谢谢指教,您就住那儿肯定更清楚。
  0
南昌老臣 (楼主)   发表于:03-23   本条回复来自于:手机地宝网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我就知道羊子巷好多好吃的,以前同事带我去吃过那边的夜宵。
是的,南昌的记者采访美食,都忘不了羊子巷。
  0
专业来吐槽 发表于:03-23   本条回复来自于:地宝网app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老人家确实跟不上时代,现在自媒体都这么发达,没视频还能理解,连个图都没有,谁愿看
  0
防不胜房 发表于:03-23   本条回复来自于:地宝网app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不知道像羊子巷这样的老街区会不会拆掉,这里算是承载了一代南昌人的记忆了。
  0
极米9527 发表于:03-23   本条回复来自于:地宝网app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好棒
  0
南昌老臣 (楼主)   发表于:03-23   本条回复来自于:小程序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不知道像羊子巷这样的老街区会不会拆掉,这里算是承载了一代南昌人的记忆了。
这一片居民很多,拆迁代价太大了,不是很有实力的地产商不敢下手。除非政府对这一片有什么规划。
  0
南昌老臣 (楼主)   发表于:03-23   本条回复来自于:小程序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这一片居民很多,拆迁代价太大了,不是很有实力的地产商不敢下手。除非政府对这一片有什么规划。谢谢
  0
emiya690 发表于:03-23   本条回复来自于:手机地宝网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根植于尘封的岁月,捎来幽幽情怀;俗不可耐却又大俗即雅。点赞。
  0
南昌炒粉号 发表于:03-23   本条回复来自于:地宝网app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小吃一条街
  0
南昌老臣 (楼主)   发表于:03-23   本条回复来自于:小程序   [只看该作者]  
根植于尘封的岁月,捎来幽幽情怀;俗不可耐却又大俗即雅。点赞。
谢谢!
  0
登陆后可回帖,享受更多功能 登录 | 注册
表情

arrow

×
      图片

      arrow

      ×
      从电脑选择图片

      仅支持单张JPG、PNG图片文件,且文件小于5M
      想上传更多图片?发布后编辑帖子即可

      与TA有关

      arrow

      ×

      绑定微信

      arrow

      ×

      绑定微信账号
      如何绑定?
      微信扫描左侧二维码
      关注后确认绑定即可。
      包女人过夜的号码,找女人过夜,找女人过夜联系电话 快餐300带吹,快餐300带吹电话,微信上门300元快餐 微信附近的人怎么找服务,微信上去家里服务,微信附近上门去家里 包鸡过夜步骤,包鸡过夜怎么玩最合适,找女人过夜 酒店特色服务,酒店里如何约到小姐,酒店可以叫小姐么 如何找附近的靠谱上门,qq约的上门服务靠谱嘛,微信怎么找鸡上门服务 怎么找附近的人服务,微信附近的人怎么找服务,微信附近的人50块 陌陌怎么看出是服务的,陌陌一晚上600靠谱吗,在陌陌怎么找过夜的 附近的女人电话,附近女人过夜多少钱,包附近美女过夜 400块4小时不限次数,微信上400块3小时,微信400块一套服务